巴山有梅 芳香如故——追忆四川省通江县检察院检察长张晓梅

时间:2019-03-12 08:37:15作者:詹成刚 张旭 刘德华来源: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 打印 转发 复制链接【 字号:||

2017年12月,张晓梅向通江县人大作检察工作报告。

“每个人都是这个星球上的旅行家,完成了使命,就得走了。”

“院里的工作请党组一班人按既定目标不懈努力,继续争创一流业绩。”

——张晓梅

3月7日上午,70多岁的老人张学明忍受着极度悲痛,开车行驶在成都市通往巴中市的高速路上,车里放着女儿的骨灰盒。就在几个小时前,他的女儿——四川省通江县检察院检察长张晓梅,永远告别了她挚爱的、眷恋的、为之奋斗的红色通江,年仅42岁。

弥留之际,张晓梅留下遗嘱:不搞追悼会,把骨灰撒在生前工作和眷恋的通江土地上。自愿捐赠器官,以此延续我的生命。

回到巴中后,张学明老人把女儿写给同事们的一封告别信,交给了巴中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张鹏程。信中,张晓梅写下欣慰与遗憾:“我这一生虽然短暂,但活得值……

得知噩耗,通江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彭贵斌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张学明老人,希望能以朋友的身份,到成都护送一程。张学明老人以尊重女儿遗愿为由,婉拒了他的请求。连续多日,巴中检察干警的朋友圈悲伤不止……

红色检察的“传承人”

张晓梅生于1976年5月,巴中市巴州区人,1994年12月参加工作,先后被巴中市委组织部荣记个人三等功,被四川省委组织部表彰为“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被四川省委政法委表彰为“四川省政法系统先进个人”“我最喜爱的基层政法干警”。2016年10月,时任巴中市检察院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的张晓梅服从组织安排,到通江县检察院担任党组书记、检察长。

通江,巴蜀大地的一片红色故土、革命老区,是“川陕苏区首府”“中国红军之乡”,仅红军文物、革命旧遗址就有79处。1933年2月,川陕省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通江城召开,川陕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随即建立革命法庭,内设公诉处,负责检察事务,通江检察雏形形成。

作为通江这片红色土地、革命老区的第一任女检察长,张晓梅到任后,传承红军精神,创新发展理念,带领全院干警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在保持了全省检察文化示范院、全国文明接待室、全省科技强检示范院等荣誉的基础上,成功创建“全国检察机关派驻监管场所一级规范化检察室”“全省‘十二五’打击破坏生态资源领域犯罪先进集体”,30余个集体、个人获全国、省、市级表彰,14项工作走在全市、全省前列,并在2017年全市检察机关目标绩效考核中获一等奖。

“多亏了张检的高度重视,太平红军粉壁墨书遗址(下称‘红军墨书’)的保护工作才会受到文物部门的高度重视。”提起“红军墨书”,通江县杨柏镇太平乡71岁的居民石海成深有感触。“这么好的一个闺女,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听说张晓梅病逝,石海成至今不肯相信。

在太平乡政府右侧街道两旁的民房上,毛笔楷体立书了三个法律文献,分别是《中国共产党十大政纲》《中华全国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土地法令》及《中华全国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劳动法令》,占据了街道两旁民居上额枋上26栋篾制粉壁墙。这样大面积的大型红军墨书文献不仅是珍贵的革命文物,也是难得的大型优秀书法佳作。

虽然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由于保护力度不够,多达6000余字的“红军墨书”、红军标语遭到严重损毁,听着革命故事长大变老的石海成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2018年5月1日,英雄烈士保护法颁布实施,为“红军墨书”的保护带来转机。张晓梅在工作走访中了解到“红军墨书”受到侵害的现状后,第一时间安排民行干警就通江县文物局在红军文物遗迹毁损案中存在不依法履职情形进行立案调查,调查核实后送达诉前检察建议书,从而督促文物部门对“红军墨书”进行了抢救性保护。

针对通江深厚的检察历史底蕴,张晓梅结合检察文化建设,创造性提出打造“一书一址一馆”,通过充分挖掘通江检察院在川陕苏区时候的起点,让通江县的“红色检察”传承有序、昭示后人。

“‘一书一址一馆’,是检察人不忘初心的生动呈现,是检察人初心传承的不悔誓言”,四川省检察院政治部主任刘红立在实地调研后高度评价道。

公益诉讼的“破冰者”

2018年4月11日,由通江县检察院提起诉讼的四川省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至城镇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在通江县法院公开宣判。法院判决责令被告至城镇政府按照国家垃圾处理规范和标准,对违法倾倒的垃圾进行处置,对被污染破坏的生态环境进行治理和修复。

这是四川省检察机关提起的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件,也是当时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的全国非试点地区提起的首例行政公益诉讼案件。此案的顺利办结,离不开张晓梅的亲自办理、全力推动。

2017年6月下旬,通江县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至诚镇政府将未分类的场镇生活垃圾运输至通江县X165线45KM+700米临河一侧沿河道露天倾倒。大量的生活垃圾沿河道漂散,散发出恶臭气体,生活在附近的群众苦不堪言。

听说检察机关在开展公益诉讼工作,垃圾堆场附近的居民结伴来到通江县检察院反映问题。群众的呼声就是检察工作的动力和方向,张晓梅亲自接待了信访群众,并带领民行干警实地调查了污染现场,了解到了污染问题的严重性。随后,张晓梅抽调骨干力量,组成由她担任组长的办案组,顾不上即将小学毕业的女儿和家人,近两个月未回家一次,全程靠前指挥,多次实地到污染现场调查取证,并积极到通江县规划编制研究中心、四川省城市供排水质量检测网巴中监测站等地征求专家意见。经通江县规划编制研究中心测量,垃圾堆放表面积为1545.77平方米。经四川省城市供排水质量检测网巴中监测站检测,事发地地表水受到污染,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严重影响附近居民生产生活。

2017年7月3日,通江县检察院向至诚镇政府发出诉前检察建议书,督促其规范整治处置场镇生活垃圾,并对被污染破坏的生态环境进行恢复性治理。

2017年7月20日,至诚镇政府书面回复称,对垃圾场采取了消毒杀蝇、深埋平整处理、植树补绿恢复被破坏生态环境等措施。收到至城镇政府回复后,张晓梅带领干警再次跟进调查,发现至诚镇政府继续在该处倾倒垃圾,生态环境并未得到有效修复。

针对公共利益持续受到损害的事实,张晓梅再次带领干警历时两个多月,深入现场勘验21次,走访、询问相关人员50余人,与10余个单位座谈、咨询涉及的专业问题和法律政策,调查取证100余份,首次使用无人机高空拍摄,证实至诚镇政府未按照法律规定的固体废物处置程序和标准处置生活垃圾,其违法行为持续对周围居民的生产生活和周边环境造成了重大影响,社会公共利益持续受到损害。

2017年11月22日,通江县检察院向县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庭审时,张晓梅亲自出庭担任行政公益诉讼起诉人,精准的指控、详实的说理、充分的释法,抑扬顿挫、正气凛然,展现了张晓梅极高的法律素养,赢得了旁听代表委员和群众的交口称赞。该案被央视、人民网、新华网、四川电视台、四川日报等专题报道,并随后在四川省公益诉讼工作推进会和巴中市政法工作现场会上作了专题经验交流。

回忆此案的办理经过,彭贵斌告诉记者,实际上他当时是持保留意见的。因为被告至诚镇是他的老家,“回去咋见人嘛。”他找到张晓梅,问能不能换个地方。张晓梅顿了一下回答:“不管是哪个地方,都一样。”

看着如今至诚镇的环境越来越好,老百姓人人满意,彭贵斌打心底里佩服张晓梅,“至诚镇今天景美人和,晓梅检察长功不可没!”

排忧解难的“贴心人”

今年3月初,听闻张晓梅检察长在成都病情加重,身为巴中、通江市县两级人大代表的通江县农民赵建明联合30位乡亲写了一封慰问信,并准备前往成都看望张晓梅。

临走之前,赵建明被张晓梅的家属劝住了。张晓梅早已私下告知身边人,不要来探望她。岂料几天后,7日早晨6点,张晓梅病情恶化不幸离世。

“这封信是我写的,本来想去成都探望她的时候给她,但现在成了我们的遗憾。”赵建明拿着一封信说。

接受记者采访时,赵建明把信读了出来:“亲爱的晓梅,敬爱的张检,这不是我们的刻意,而是深沉情感由衷发自心底,这只是我们千情万感中的之一……”还没读到一半的时候,赵建明难掩悲伤,读不下去了。

记者看到,信的末尾密密麻麻签满了名字。“乡亲们听说是给晓梅检察长的慰问信,都争先恐后地要签名,可惜还是没能让晓梅检察长看到乡亲们的关心。”赵建明痛惜地说道。

与赵建明一样,四川省人大代表景瑞琼也没能见到张晓梅最后一面。“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来得及把茶户上山采集的高山灵芝送到晓梅检察长的身边。”景瑞琼含着泪对记者说。

景瑞琼是通江罗村茶业公司负责人,同时也是通江县人大常委会委员,2016年是她第一次见到张晓梅。“那个时候她刚调来通江县,来人大常委会作履职报告。”张晓梅干练、利索的风格给她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晓梅检察长文采出众,气质又年轻,的确是才女。”

来到通江县不久,张晓梅就去了景瑞琼的企业调研。在火天岗茶叶基地,张晓梅除了询问企业经营情况、农户生活收入外,关心最多的还是农民的法律权益保障问题。

“工资兑现没有,工作环境好不好?”张晓梅充分发挥职业优势,向茶户普及法律常识,教员工维护好企业利益,学会用法律保护好自己。

今年初,景瑞琼将张晓梅患病的消息告诉了员工。听说灵芝能治病,一些采茶农民自发组织起来,前往附近高山上挖灵芝。两天时间内,一共挖了8朵灵芝。

为了方便张晓梅服用,他们又把灵芝打磨成粉,准备带到成都。临近出发前,景瑞琼因突发事情耽误了几天,可传来的却是张晓梅已病逝的噩耗。

望着没能送出的灵芝粉,景瑞琼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爱美暖心的“晓梅姐”

“关心干警,生活中有难必帮。”这是通江县检察院干警对张晓梅的评价。

3月9日下午,巴中市检察院政治处主任张鹏程和通江县检察院干警一起,仔细收拾着张晓梅的遗物。在她办公室的办公桌上,堆放着各种文件、材料,旁边的笔记本最后一页是2018年7月28日的会议记录,那是张晓梅坚守岗位的最后时间。打开电脑桌的柜子,里面放着一个医院的口袋。张鹏程以为是张晓梅的病情资料,没想到里面装着的却是通江县检察院计财科科长赵喜华的病历、检查报告。

“我生病的时候,晓梅检察长各种关心,天天催我去看医生。怎么到了她生病,就一直拖着呢?”听闻张晓梅的办公室里还留着自己的病历和检查报告,赵喜华伤感不尽。

老家在大连的赵喜华到巴中时孤身一人。2017年初,赵喜华因病请假住院。得知情况后,张晓梅不仅给医生打电话请求关照、多次探望,甚至把中药做成丸子送给她服用。赵喜华病好出院了,张晓梅依然常常关心她的身体状况。

“凡是过年过节,张检总不忘让厨房加两个菜,特别是给加班或外地的干警准备好吃的,让干警在检察院能找到‘家’的感觉。”通江县检察院干警侯杰说,正因为她对同事无微不至地关心,年轻的同事私底下都亲切地称呼她为“晓梅姐”。

张晓梅的家在巴中市区。2016年10月,她担任通江县检察院检察长后,就与家人两地分离。为方便工作,张晓梅以个人名义悄悄在检察院旁边的小区里租了个小单间。周一到周五,张晓梅都住在出租屋里。有时候忙起来,一个月只能回去一两次。

在出租房的茶几上,记者看到,两瓶胃药很是显眼。卧室里,梳妆台上摆着一束鲜花,是屋子里唯一的装饰。时隔6个月,花已干枯。

“晓梅姐是真的很爱美!”回想起过往的点滴,曾在巴中市检察院与之共事的同事和好友唐春燕,没能忍住泪水。“她是个特别有才情的人,平时会写书法、养花,还喜欢爬山。”

张晓梅接受手术后,唐春燕曾跟随巴中市检察院领导到医院看望她。唐春燕清楚地记得,张晓梅曾对巴中市检察院检察长刘晓勇说的一句话:“组织如此信任我,正当需要我的时候,身体不争气……”这句话,让唐春燕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作党性。

2019年1月6日,张晓梅在朋友圈发帖:“寒以成物春不远,静候。”唐春燕说:“我们当时看到这句话都觉得好高兴,心想是不是她的病好转了,结果……不是说春不远了吗?”

张晓梅去世后的这几天,唐春燕眼中总是浸着泪水……

壮志未酬的“旅行家”

“在医院,她都是摆工作。3月4日,她还在打电话说工作,甚至留下的告别信基本也是在谈工作。”彭贵斌回忆道。

“平日里关灯最晚的,就是晓梅检察长的办公室。好多时候周末、夜间,她打来的电话都是办公室座机。”彭贵斌说,2016年到通江工作后,位于巴中城区的家成了张晓梅的“驿站”,“忙起来的时候,晓梅检察长一个月都难得回巴中一次,更别说休假了。在收拾遗物时,还看见一张废纸上‘一、二、三’写着她对检察工作的思考。”

彭贵斌最后一次见到张晓梅是2月27日,“那时她刚输完液,躺在病床上,消瘦得吓人。”见彭贵斌来探望,她坚持要坐起来,劝都劝不了。聊了约半个小时,张晓梅全是在交代工作,人代会安排、脱贫攻坚、内设机构改革……彭贵斌见她说着说着,脸色更憔悴了,不得不找个机会退出了病房。

彭贵斌从张学明老人那里得知,这之后张晓梅的状态一直不太好,全靠止痛贴维持。3月1日上午,或许是意识到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症状稍微缓解,张晓梅一点一点地在手机上“敲”了约1000字的告别信。

在信里,张晓梅念念不忘的是检察工作:“院里的工作请党组一班人按既定目标不懈努力,继续争创一流业绩;扶贫村一定要达到如期脱贫的目标,川陕检察史陈列馆一定要抓紧建设,检察改革要不断深化;要有新的作为,班子和队伍建设一定不能懈怠,要把单位食堂办成干警之家……

在信里,张晓梅流露出面对死亡的平静和豁达:“我这一生虽然短暂,但活得值。”“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走了,恳请领导和同志们不给我搞遗体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将我有用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以此延续我的生命。”

在信里,张晓梅也流露出了对未竟生活和事业的遗憾:“不能和同志们继续为检察事业战斗是我的遗憾,不能为父母养老送终是我的遗憾,不能陪伴我的乖女儿成长是我的遗憾,不能继续为党工作是我最大的遗憾……

告别信的最后,张晓梅请同事们一定要爱护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也是人生的本钱,没有健康的身体,就没有一切。”

其实,张晓梅的病并非没有征兆。但从确诊到病逝,这个“工作达人”只留给自己半年的“休息”时间。“她不吃早饭,有时候中午也吃得比较晚。晚上忙过了就直接不吃饭。”前两年张晓梅胃痛,但她觉得是因为自己工作忙,吃饭不规律落下了胃病,开点药就没管了。有时候实在难受,她休息一会儿,挺过去了,又立马来上班。作为检察长,张晓梅要求检察院每年组织干警体检,但却独独忘了自己。

其实,通江县中医院就在检察院对面。张晓梅时常去医院看望生病的干警,却不舍得抽出时间去检查自己的身体,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2018年9月,张晓梅被疼痛折磨到难以忍受,被同事“逼”着去检查,被确诊为胆管细胞癌。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张晓梅拉着小女儿的手,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是这个星球上的旅行家,完成了使命,就得走了。”

而今,“旅行家”张晓梅走了,如她所愿,悄无声息,不着痕迹。

梅虽凋,香如故!

(本报通讯员詹成刚 张旭 记者刘德华)

她让生者永怀

本报评论员

一封没能送出的慰问信,成为四川省巴中、通江市县两级人大代表赵建明和30位乡亲无法再弥补的遗憾,慰问信的主人——通江县检察院检察长张晓梅因病逝世,年仅42岁,留给巴中检察干警无限哀思。42岁,本是人生最壮美的季节,是建功立业的黄金时期,张晓梅却倒在了她为之倾心的检察岗位上,但她平凡而又实在的担当,却让千万人感动和怀念。

她是“红色检察”的发扬者。在通江这片红色热土上,她充分挖掘深厚的检察历史底蕴,创造性地提出打造“一书一址一馆”,让通江的红色检察传承有序;看到太平红军粉壁墨书遗址遭到严重破坏,她担负起保护公益的职责使命,让文物得以修缮,留住了红色历史的根脉。

她是心中永远记挂工作的好检察长。她埋头苦干,激情饱满,取得了优秀成绩;同事探病半小时,她聊的全是工作;就连在病床上用手机一点一点“敲”出的千字告别信中,念念不忘的还是工作。在她的带领下,全院30余个集体、个人获全国、省、市级表彰,14项工作走在巴中市、四川省前列。

她是一个能给身边人带来温暖的贴心人。“关心干警,生活中有难必帮。”在她办公室抽屉里,放着一个病历,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干警赵喜华的;作为检察长,她要求检察院每年组织干警体检,但她却独独忘了自己;凡是过年过节,她总是叮嘱给加班或外地的干警准备好吃的,让他们能找到家的感觉,自己却常年与家人两地分离。

斯人已逝,芬芳永存。晓梅一生短暂,却让生者永怀。

[责任编辑:郑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