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政牌坊的故事

时间:2019-05-05 10:45:44作者:申福建来源:学习时报

评论投稿 打印 转发 复制链接【 字号:||

四川省隆昌市古为隆桥驿,明隆庆元年(1567年)置县,因地履唐代昌州,又属明初荣昌县,并于明隆庆时于唐隆越县地置县,故名隆昌,寓意“兴隆昌盛”。隆昌地处交通咽喉,是六条古驿道的交汇处,故“以弹丸而当六路之冲,扼川南而通四面八方”而声名远扬。2017年,撤县设市。

隆昌盛产青石,有中国青石文化城的美誉。青石质地坚硬细腻,不易风化,适合雕刻。古驿道马蹄声声,小县城商贾云集,民风淳朴文脉兴旺。因此,勒石立碑,存坊作碣,“宣道德典范,正个人品行”成一时风气。巴蜀鬼才魏明伦在《牌坊赋》中赞道:“采石取材,建牌坊于驿道;树碑立传,宣教化于通衢。”

600年精雕细刻,600年连绵不绝,隆昌沿古驿道建有69座石牌坊。经过岁月的沧桑,现存石牌坊17座,石碑4座。隆昌石牌坊群底蕴厚重,大气磅礴,雕刻精美,寓意深刻,形式多样,保存完好,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文化价值。因此,隆昌石牌坊群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隆昌被誉为“中国石牌坊之乡”。

隆昌石牌坊群有5座德政坊,分别是牛树梅德政坊、刘光第德政坊、肃庆德政坊、李吉寿德政坊、觉罗国欢德政坊。2018年,隆昌石牌坊群被命名为四川省廉洁文化基地。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德政坊传颂着5位县令的政德故事,是付出之回报,民心之所向,记录史实,昭示后来。

牛树梅,甘肃平襄(今通渭县)人,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进士,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任隆昌知县,一年后擢升四川按察使。牛树梅德政坊正上匾题字“乐之君子”“民之父母”,称赞他以平常快乐之道,布施君子之道,是老百姓心中的父母官。坊上楹联“读十年书,从政能兼果达毅;作万家佛,居官不愧清慎勤”,果达毅、清慎勤,那是永不过时的从政素质。楹联“敦俗劝农桑,衣衣我兮食食我;育才隆学校,风风人而雨雨人”,赞美牛树梅抓住了农耕文明的根本——耕读。牌坊上的匾文如此记述:“树公下车,未匝月,匪踪敛迹,人归乡里,安堵无虞,盖公之威先抑之也。至其损徭役,戒科饮,抑胥吏,禁强暴。每至乡村,则独坐一骑,从者几人,而饮食舆马之费皆自公饷。”“日听断数十案,反复精释,深恤民寞,虽疾恶如仇,爱民如子,而缓带轻裘,从容就理。”不因时光流逝而湮灭,一个亲民、节俭、担当、自律的清官形象跃然眼前,栩栩如生。感人至深的是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牛树梅支持创办恤嫠会。他与隆昌学博姚雪庵不谋而合,认为设有养济院、育婴堂等救济机构,可以收养鳏寡孤独和乞丐,但守节寡妇除旌典之外没有扶助办法,有的寡妇孝亲抚幼,生活十分清苦,理应发动社会募捐来帮助她们。因为那时的寡妇又称嫠妇,取名恤嫠会。牛树梅亲笔起草《嫠妇序》,号召仁爱之士伸出援手,并带头捐钱二百钏。把募集的资金置田业收租和发展营利事业,以租金、赢利抚恤嫠妇,让节妇摆脱了生活窘境。在隆昌传为美谈,流传至今。

刘光第,直隶天津县进士,于清道光十四年、十六年、二十一年、二十五年(1834—1845年)先后4次出任隆昌知县,是出任隆昌县令次数最多的两位知县之一。刘光第德政坊正上匾题字“仁心善政”“政成化洽”,褒扬了刘光第的政德。牌坊的匾文中记载刘光第政绩:“候性宽平,不矜才,不枉法”“下车后询民利病,择而行之”“凡劝课农桑,断理狱讼,恳欸如与家人语,其户口赋役钱谷给纳诸事,一导循章卸繁以约。”“出则裁卤簿,居则省厨傅。”宽厚、谦虚、守法、兴农、减税、节俭,看似平凡,平凡中闪烁着政德的光芒。刘光第到任,看见乞丐露宿街头,于心不忍,倡议修建栖流所,带头捐半年俸禄,官员效仿,富绅解囊。刘光第亲自设计,并请捐资富绅监工,很快,栖流所建成,一次能收容乞丐上百人。刘光第请来各种工匠,教有劳力的乞丐学手艺,让他们有一技之长,能够自食其力。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刘光第深得其中三昧。

肃庆属那拉氏,长白山人,于咸丰五年至九年(1855—1859年)任隆昌知县,到任不到一年且在任上,便为之建坊。肃庆的姓名是那拉筱田肃庆,隆昌人误将其理解为姓肃名庆,并镌刻于牌坊之上,无法一一解释,只好入乡随俗。肃庆德政坊正上匾题字“子惠困穷”“政在养民”,次肩上题“清矣”“直哉”等颂词。坊上楹联“输款免零星,鹅洞苍生沾子事;粜平逾数月,隆桥黎庶鲜庚呼”,那是老百姓对他减税让利于民、不顾生死开仓放米的颂扬。莅任隆昌知县当年,遭遇大旱,颗粒无收,饥民饿死。肃庆上任,立即组织抗旱保苗,打击奸商,平抑米价,同时,带头捐款赈灾。看到老百姓日子难熬,肃庆冒着杀头危险,开仓放粮1888石。灾民领到粮食,无不感激涕零。好在上司体恤,没有降罪,要求次年将动用的仓谷补上,民众得以平安度过大灾之年。肃庆的为政之道在于“民本”,令人敬佩。

李吉寿,广西永富县举人,清咸丰四年(1854年)任隆昌知县。李吉寿德政坊正上匾题字“功勒金石”,次肩上刻有颂词“蹈德”“咏仁”,说明李吉寿的政绩显著,值得勒石留名。楹联“戟阁秋清,百里自无风鹤警;琴堂春静,万家齐被管弦音”描绘出平安祥和的生活场景。楹联“联伍两卒旅,以卫民周官德令;合父母神明,而称颂汉代循良”,赞扬李吉寿练兵保卫民众,理讼断狱,明鉴如神,堪称父母官。牌坊上的匾文写道:“如编甲练团,除恶悯农,课士平崇诸善绩尤其著者。而一种学道,忧人之心,时露于听讼平情下。”“功高保障四郊登衽席之安;绩著循良百姓识桑麻之乐。”铲除邪恶势力、体恤民情、关心民众,这是李吉寿实实在在的政绩。

觉罗国欢,即爱新觉罗国欢,为避天子之讳,省去“爱新”,隆昌人误将其解读为姓觉罗国名欢。他两次出任隆昌知县,分别是同治九至十年(1870—1871年),同治十三年(1874年)。觉罗国欢德政坊正上匾题字“宣慈惠和”“民悦无疆”,次肩题“爱人”“节用”等颂词,褒扬觉罗国欢的善政让隆昌和谐安康,民众祥和。楹联“分俸注膠痒,文武欢颜,桂苑芳宫沾雅化;按粮免升斗,捐输普德,茆檐蔀屋被恩波”,楹联“脊己肥人,公来何暮;勿施与聚,民至如归”,颂扬觉罗国欢捐资助学、减税惠民,克己为民、民心向往的厚德。坊上的匾文中写道:“才超三辅,德表百城;凡诸举动,悉护生成。兴利除弊,雅量虚怀;无苛政虎,化当道豺。”称道他胸怀宽广,决策为民,政风清廉。据说当年觉罗国欢到任,恰逢天大旱,带领衙署文武和耆老士绅求雨,奉献三牲,作四十九天法事,虽虔诚恭敬,但天上连一点乌云也没有。有人说,龙王可能在老龙洞(溶洞)乘凉,忘了兴云布雨。觉罗县令火冒三丈,命令向洞内开枪。很快,天降乌云,狂风大作。一会儿,大雨滂沱,旱情顿解。民众高呼:“觉罗大老爷功德无量,龙王爷欺善怕恶。”从此,每遇天旱,“打龙洞”成了隆昌的独特风俗。也许是巧合,也许是传说,但觉罗国欢战天斗地的超人胆识可见一斑。

“义心若石屹不转,死节名流确不移。”白居易的诗正是对青石留清名、清官垂青史的写照。隆昌作家邱成佑在《隆昌牌坊赋》中赞叹:“石头不语,赛过千言。”德政坊故事是留给后人的一笔厚重精神财富,值得细细品读。

[责任编辑:冉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