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叔敖受吊

时间:2019-07-11 11:07:20作者:陈宗照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评论投稿 打印 转发 复制链接【 字号:||

春秋时期楚国令尹孙叔敖(约公元前630年-公元前593年),为政重法任贤,颇有政绩。他三得相而不喜,三去相而不悔,勤政爱民、廉洁尚简,清贫到“妻不履绸,母不食鱼”,司马迁在《史记·循吏列传》中,列孙叔敖为循吏第一人。

据《说苑·敬慎》记载:孙叔敖初为楚国令尹,一国吏民都来祝贺,唯有一头戴白帽、身着粗衣的老者,却不是前来祝贺的,而是来吊唁的。孙叔敖整理好衣冠出来接见了他,毕恭毕敬地问老者:“楚王大概不知道我没有什么贤能,让我身居相位(楚国令尹相当于相),人们都来祝贺我,只有你是来吊唁的,莫非老先生对我有什么指教吗?”老者回答:“我是有话说,身份已经很高贵但是待人骄傲的人,人民会离开他;地位已经很高但是擅弄职权的人,君主会厌恶他;俸禄已经很多但是不知足的人,祸患就会和他共处。”孙叔敖向老人拜了两拜,说:“我愿聆听并接受您的指教。”老者说:“地位越高,越要为人谦恭;官职越大,思想越要小心谨慎;俸禄已很丰厚,就不应索取分外的财物了。您要是能够严格地遵守这三条,就足够把楚国治理好了!”孙叔敖回答说:“您说的很对,我会牢记在心的。”

后来,孙叔敖果然牢记老者的教诲,不负众望,不但成为循吏、能吏,还成为了历史上知名的廉吏。楚人优孟有一首写孙叔敖的《忼慨歌》:“贪吏而不可为而可为,廉吏而可为而不可为。贪吏而不可为者,当时有污名;而可为者,子孙以家成。廉吏而可为者,当时有清名;而不可为者,子孙困穷被褐而负薪。贪吏常苦富,廉吏常苦贫。独不见楚相孙叔敖,廉洁不受钱。”这首诗说贪官能当是因为能使子孙富庶,而清官不能当是因为后代清贫沦落为布衣寒士,实际上这里用了对比与讽刺的手法,来凸显与赞扬孙叔敖一生清白不贪钱。楚国国君在听闻了优孟的这首歌后,才了解到孙叔敖后代的生活处境,封赏给孙叔敖子孙钱财田地。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爱财无厌,取之不以其道,谓之“贪”;清平公正,非我所有,一毫一厘而不苟取,方能称之为“廉”。

从孙叔敖受吊为廉吏的故事中,我们应当有所感悟:做人民的公仆就要广纳民谏,虚心接受百姓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廉洁奉公,笃守清名,不负百姓的期望。(陈宗照)

[责任编辑:冉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