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秋光共老

时间:2017-09-01 09:21:00作者:顾萍来源: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 打印 转发 复制链接【 字号:||

分享到:

  小城的秋天,是从一场铺天盖地的栾花雨开始的。似乎是一夜之间,小城里大街小巷的栾树都开了花,一大片一大片娇黄的小花飞在枝头,花虽小,却极密集,远远看过去,树上像是罩了一层浅黄的云,风一吹,就簌簌地落了一地,人们在这样的花雨里穿行。

  我每天上班的路上,都要经过一个小饭店,在栾花开放的时候,店里伙计会把小圆桌搬到马路边的路牙上。几个食客坐着吃早餐,面条、包子都在微凉的清晨里散发着温暖的香气。风吹过,簌簌地落下黄色小花来,食客怡然自得,吃着早餐,看着那花悠悠地飘。

  秋天的花,都不是大张旗鼓的,它们静悄悄地开,却又极其缠绵,特别是桂花。不知道是哪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夜风里飘来桂花的香,细细地,甜甜地,缭绕。一路,跟着你回家。入夜,月光照得露台亮晶晶的一片。站在露台上浣衣,水声清亮,月色也是清亮亮的。桂花似乎被月光打湿了,带着点晶莹的水汽,更加幽深起来。

  一到桂花开放的时节,我总想起从前在小镇上班的时光。母亲的一位朋友也在那里上班,时常邀我去她家。我爱她的小院子,种着花和蔬菜,还有两株极好的桂花,花开得很密。树下,安着瓷桌瓷凳。我每每去,总爱坐在花树下喝茶晒太阳。秋天的阳光暖融融的,似融化了的金子。桂花馥郁,风吹起来,有一朵两朵桂花落到茶汤里,飘到发上裙边。人,就沐浴在这金色的光海里,沉醉在这暖而香的气息里。

  天空变得蓝而通透,云也慢慢地浓了起来,我常闲坐着看云。有时候,它是一大朵一大朵的,像蓬松的棉花团,缓缓地飘过来一朵,又缓缓地飘走。有时候,云又轻又薄,不断变幻着形状,极快地流动着。我站在窗边,看着它们流水一样,一直向我的窗口涌过来,漫过我的房间。这时候,一颗心,似乎也被裹在一团云里,变得很轻很软。月光好的夜晚,你能看到深蓝的天空里,一朵一朵的白云,似幽深的湖里,远远泊着的小白船。

  秋天里不仅有花有云,还另有一份欢喜。刚从地里收的红薯,浅红的薄皮上还沾着新鲜的泥。洗净,削去皮,切成丁,与小米、山药、红枣同煮,最是适合在微凉的秋夜来喝,暖胃贴心。街头的糖炒栗子,香而甜蜜的味道飘了一路。买一包,不吃,隔着纸袋子,闻着栗子的香,心也就暖了。儿时,这样的季节,外婆就会做糯米糖藕,每个藕孔里都塞着糯米,加了冰糖、桂花同煮,直到白藕变成赭红色。切薄片,咬一口,软糯香甜,还能拉出几条亮晶晶的藕丝来。外婆去世多年,我也再没吃到过这儿时味道的糖藕了。新收的白萝卜,爸妈总要买上好多,腌制萝卜干。小时候,这是全家人一起的工作,爸爸负责洗,我们姐妹切,每每切到中间时,总要留一块萝卜芯,偷偷放进嘴里,特别的爽脆甘甜。切好的萝卜,加盐,揉搓,在秋阳里摊着晒去水分,再入缸腌制。初冬的时候,直接吃,或者切丁,小葱入油锅炸出香味,再加萝卜丁翻炒,起锅加一点红辣椒,是佐粥的佳品。

  开始下霜了,清晨,半黄的草尖上凝了一片,冷意森森。银杏树举着一树的金黄叶子,庄严端重。梧桐树叶落了一层又一层,在冷风里打着旋,树上,只剩下不多的几片黄叶了。行人添了新衣,在秋光里,与秋一起向岁月深处走去。

  (作者单位:江苏省东台市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冉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