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推荐>>示范院>>工作亮点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芬芳“检花”绽放垦区大地
时间:2014-06-04  作者:程煜  新闻来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

  

    她们就像那凌雪怒放的朵朵红梅,在冰天雪地中傲立,不畏严寒,送来春天的第一缕信息;她们就像那凌霜盛开的枝枝金菊,在百花凋零的深秋从容不迫抱香枝头;她们就像那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荷,凌波开放,独守芬芳。她们是四师检察战线上的一枝枝“检花”,为忠诚的事业而绽放青春,以实际行动维护着法律尊严和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芬芳“检花”绽放垦区大地

  ——四师检察战线女检察官的故事

  2012年3月7日,农四师检察分院公诉处荣获“全国妇女创先争优先进集体”称号,这是兵团政法系统首次获得这一荣誉。师检察分院公诉处副处长安静作为兵团唯一的代表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表彰大会。

  4月23日,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安静说,公诉处的女检察官只是四师检察战线的普通一员,在四师检察战线上有更多的女检察官,她们默默无闻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坚守着一份对检察事业的忠诚、对神圣法律的尊重。

  她们是柔弱的女性,多年来却坚守在检察战线上,努力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铁案。

  在众多人的心目中,检察官给人的印象总是严厉、刻板、冷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坐在四师检察分院副检察长姚丽明亮整洁的办公室里,对面长发披肩、面露微笑的姚丽看上去素雅温柔。

  在四师检察系统,说起姚丽人们都竖大拇指。姚丽自1995年4月进入检察队伍工作至今已有17个年头,是四师检察战线的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兵,也是享誉兵团检察战线的“检花”,是四师唯一荣获“全国优秀公诉人”称号的检察官。多年来,由于成绩突出,她还荣获兵团“十佳杰出青年卫士”、兵团“三八”红旗手等诸多荣誉。

  2000年4月,姚丽受理了一起本辖区自建院以来的最大一起团伙盗窃、抢劫案,涉案犯罪嫌疑人达12人,犯罪事实多达45起,当时正值高检院开展“严打整治工作”的第一阶段。为了在短时间内高质量审查起诉这起案件,姚丽利用晚上及节假日休息时间,仔细阅卷,提审犯罪嫌疑人。就这样,在20天的时间里,她不仅手写了厚厚的一摞阅卷笔录,而且提审了全部嫌犯,成功地将此案诉至法院。开庭时,面对16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姚丽丝毫没有怯场,足足出了三天庭,法庭上她有理有节地出示证据,与被告方进行着恰如其分的辩论。当法院成功地将此案公开宣判时,姚丽的嗓子已经哑得说不出话来了。这些被告人分别被法院判处一年至八年有期徒刑不等。

  2006年8月,姚丽受理了被告人黄某故意杀人案,此案在法院开庭审理时,被告人的主观动机有反复现象,法院遂认为此案在认定黄某构成故意杀人罪方面的证据不足,要求检察机关撤回起诉。为了在第二天的联席会议上以证据证明检察机关的起诉是正确的,刚从乌鲁木齐出差回来的姚丽顾不上休息,直接赶到办公室加班熬夜认真准备汇报材料,直到案件证据、案情烂熟于心。第二天,姚丽对案情的分析、论证得到了师政法委、法院领导的认可。最后,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意见,将黄某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自治区高级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2009年3月,又从最高人民检察院传来喜讯,该案的审查报告由于格式规范、语言严谨、证据分析透彻,被评为全国50份优秀公诉案件审查报告之一,这也是此次兵团检察机关唯一受到最高人民检察院表彰的法律文书。

  被誉为“查账高手”的师检察分院反贪局副局长安秀琳,是一个瘦弱、文静的女性,朴素的衣着、简单的发型,显示出她的干练。在800度高度近视的情况下,为查找职务犯罪案件线索,她经常在一摞摞会计凭证中埋头查账,一查就是几天甚至十几天。就这样,她的视力不断下降,但是经她所查获的犯罪线索却逐年增加,三年来共查处职务犯罪案件线索31件,立案14件,法院均作出有罪判决。

  2007年,安秀琳主办某团场武装部领导的案件,发现了师直某单位朱某挪用公款和受贿的蛛丝马迹。为了多方搜集证据,她到乌鲁木齐市调查了解,面对自治区气象局堆积如山的6年的账本,她没有退缩。半个月的时间,她埋头在落满灰尘的账本里,一条条对照,一笔笔核对,最终在浩瀚的账目里查出了犯罪嫌疑人受贿的线索。因多种原因,这个案子历时一年多,但最终安秀琳凭着顽强的毅力收集了当事人犯罪的证据,使罪犯受到法律的严惩。安秀琳因此被师检察分院荣记个人三等功。

  霍城垦区检察院女检察官许倩2007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兵团检察系统,被分配到霍城垦区检察院工作后,她承办各类刑事犯罪案件百余件,占到全院案件总数的40%,且无一错捕、错诉案件。凭借丰富的办案经验、深厚的理论功底,她多次承办重大、疑难案件,已成为处理疑难复杂案件的业务骨干。

  2007年,她办理了被告人韦某某涉嫌受贿案。被告人的妻子企图打通各方关系,使韦某某逃避刑事追究。该案开庭时,辩护人要求涉案十余名证人出庭作证。面对这些证人的当庭翻证,许倩镇定自如,为核实证据的客观真实性,打击被告人及其家属的嚣张气焰,她果断申请法庭延期审理该案。休庭后,她在7天的时间里,对出庭证人一一询问,经过反复核实证据,了解证人出庭作证的隐情,打消了证人的顾虑,证人最后都指证其当庭翻证是受了韦某某妻子的指使,该案终于真相大白。第二次开庭时,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韦某某最终认罪伏法,其妻子也因构成妨害作证罪受到刑事追究。

  因为女检察官的特殊身份,她们要承受来自身体和心理、家庭和社会等多方面的压力,注定比其他女性付出得更多。

  江苏省高级法院来四师中级法院挂职的副院长方世明说,女性从事检察工作特别不容易。在采访中,笔者对此有了深刻的理解。一方面,因为女性肩负着更多的社会和家庭角色,一有案子得连轴转,好几个月不能休息,在精力上体力上还有心智上注定要比男性付出得更多;另一方面,由于性别原因,女性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和惨不忍睹的犯罪场景,心理和身体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

  姚丽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受理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时,看到被害人身体高度腐烂的照片和从其身上扒下来的腐烂的衣物,难受得一天吃不下饭。有时面对强奸案等侵害女性案件,被告人利用女检察官的性别特点,有意在隐私问题上纠缠,让女检察官不好意思面对。从害怕到不怕,从害羞到坦然,女检察官们经历了许多历练,磨难让她们更加成熟、更加严谨,也更加敬业。

  笔者问安秀琳,这么多年从事反贪工作,遇到最难的事是什么?她说,检察工作不是有的人想得那么简单,有些人深谙犯罪心理学知识,心理防线是非常难突破的,有时候我们从早上10点钟进审讯室,到下午6点出来,中间不吃饭不上卫生间。更重要的是,在办案中会遇到很多阻碍,影响办案进程。

  在坚持法律公平与正义的同时,女检察官们还以活生生的案例来警醒那些怀着侥幸心理碰触法律这根“高压线”的人。

  2009年在调查某团领导贺某利用职务之便以虚开发票手段贪污一案期间,安秀琳当时口腔溃疡吃不下饭,午休时间她去打吊针,碰到贺某,贺某热情地帮她跑上跑下找医生。面对这种情景,安秀琳心里非常尴尬,如果自己不是检察官,如果贺某不是犯罪嫌疑人,那该多好,至少自己心理上是不会那么歉疚的。尽管带着对贺某的感激,作为一名检察官,她还是尽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情感,不让感情影响办案。

  安秀琳多次真诚地对笔者说:“并不是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无比贪婪,有的人一时糊涂,但却酿下了人生的苦酒。希望官员们珍惜手中的权力,正确对待权力。”

  她们深深懂得: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当手握法律之剑时,应用善良的眼睛询问回望,挽救任何一个尚能拯救的灵魂。

  站在法庭上的女检察官们是威严、机敏、干练的,但法庭下的她们也有女性温柔、善良、细心,在办未成年人案件和涉及妇女伤害的案件,她们都努力从维护未成年人和妇女的权益出发。

  2000年6月,姚丽受理了一起抢劫案,三名高二的学生,为了给家境贫寒面临辍学的同学募集学费,纠集成伙,手持棍棒闯入邻校学生宿舍,恐吓学生交出钱财。当他们将敲诈的600元钱悉数交给了辍学的同学,为自己的“义举”而激动时,公安人员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望着移送来的卷宗,再看看有着几十名学生签名“请求从宽处理”的请愿书,姚丽陷入了沉思:几个正处花季的少年,由于他们的无知,仅一念之差,便走上犯罪道路。如果按常规处理,图省事,将案件提交法院也是有法律根据的。但这样做的结果,就有可能毁掉几个少年的一生。通过深入学校、家庭了解这几名同学的在校表现后,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姚丽脑海中产生:依法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对他们不予起诉。当这几名学生在狱中接过不起诉决定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含泪表示:一定痛改前非,以优异的成绩来报答检察官,报答社会。后来他们三人均以优异的成绩分别考入了国家重点大学和军事院校。

  2010年6月,许倩承办了一起多人抢劫案件,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系维吾尔族少年,属被人教唆犯罪,且为从犯。为了挽救这个孩子,她克服语言不通的困难,深入孩子学习生活的学校和家庭,全面了解这名未成年人犯的成长和受教育情况。她到孩子所在学校走访,得知他并不是品行不端的学生;对其家庭进行考察,发现他父母离异,由年迈的奶奶抚养,家境十分不好,参加抢劫的原因只因为想给奶奶买点水果。于是,她提出对该犯作不起诉决定。后来,孩子在父亲的陪同下给许倩送来“检察官文明执法,文明执法暖民心”的锦旗。

  为了拓宽青少年维权的渠道,许倩利用自己在计算机网络方面的优势,开通了农四师第一个青少年维权博客,截至目前,该网站点击量已突破万次,受理咨询600余次,已成为对未成年人普法宣传的一个有效载体。

  为了让更多的孩子知法、守法,多年来,女检察官们经常深入学校,建立检校共建机制,成立法制教育基地,兼任学校法制辅导员,送法进校园,定期开展“少年模拟法庭”活动,通过典型案例,结合办案体会,给在校学生讲授如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如何做守法小公民等为主要内容的法制教育课,受教育学生达上万人次。同时还下基层开展法制宣传,对妇女、老人等一些弱势群体进行法律义务帮扶工作,参加师巾帼志愿活动,慰问孤寡老人,捐助贫困儿童上学等,为构建和谐社会默默地奉献……

  她们是检察官,她们都有着一颗善良温柔的心灵,无论是罪犯还是弱势群体,她们都会尽心竭力地帮助。

  师检察分院公诉处的女检察官们在办案中发现,辖区近几年发生的命案中,90%都是由于家庭婚姻关系处理不当而引发的,而受害者大都是妇女,这引起了她们的忧虑和思考。针对这一情况,她们利用“三八”妇女节之际,与妇联干部一起到团场,积极参与“妇女维权周”活动,给团场妇女们讲授如何预防家庭暴力等法律知识和生活常识,受到欢迎。

  2006年,四师检察机关开设了“妇女维权申诉窗口”,凡是女性当事人来访,均由女检察官接待。进门有问候,出门有道别,夏天有冷饮,冬天有热茶,一声问候、一句宽慰的话,让每一位来访者都有一种家的感觉。师检察分院方梅、霍城垦区检察院刘跃英等女检察官,多年来一直工作在民行、控申岗位上,面对每一位来访者,她们热情接待,从不推诿,耐心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细致解答来访者提出的问题,耐心宣讲法律政策。2006年,伊宁垦区检察院、霍城垦区检察院接待室被兵团检察机关授予“文明接待室”称号,昭苏垦区检察院被师检察分院授予“文明接待室”称号。

  2011年,师检察分院妇委会成立扶贫帮困基金,不定期发起捐款活动,所有捐款全部用于扶助贫困人员。花城社区12岁的鑫磊一说起检察院的阿姨满脸笑容。鑫磊从小父母离异,后来母亲去世,父亲不管她,只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家庭经济十分困难。去年“六一”儿童节,女检察官们给鑫磊送去了1000元,今年春天开学前又给她捐助学费1000元,平常鑫磊还能收到阿姨们给她买的学习用品。女检察官们的爱心举动感动了检察分院的男检察官们,大家纷纷自发捐款献爱心帮助贫困人员。

  经常接触形形色色的罪犯,女检察官们觉得这些罪犯既可恨也可怜,特别是一些未成年人没有家长管,一些老人没人来看,冬天常穿着单衣单裤,她们会想办法帮助这些罪犯,给他们送上自己的一份关心和温暖。安静就是经常给罪犯送衣物的一位女检察官。安静常说,尽管他们犯了罪,但不能剥夺他们做人的权利,家庭、社会不能抛弃他们,应该更多地给关心他们,促其尽早改过自新,回归社会,不再报复社会、危害社会。

  2011年冬天,某团一个外来户包某怀疑妻子有外遇,妻子提出离婚,他不愿意,杀死了妻子。安静到看守所调查案情时发现他穿着单衣单裤,冻得瑟瑟发抖,于是回家把丈夫的棉衣、儿子的毛衣、毛裤整理了一些,送到看守所给他。

  安静在查办一个组织卖淫的案件时,犯罪嫌疑人是一位36岁的妇女,因为犯罪后没有家人来看望,夏天还穿着冬衣。看到这种情况,安静回家整理了一些自己的衣物专程送到看守所。这名女犯罪嫌疑人感动地对安静说:“我是一个犯了罪的人,但你还来看我,给我送衣物,我一定努力改正错误,重新做人。”

  因为工作忙碌,她们将对亲人的歉疚深深地埋在心里,唯有更加认真努力地工作。

  今年43岁的安静从事检察工作已有21年,如同她的名字,她看上去文静秀气。她和丈夫双方的父母都已不在世,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只有自己扛着,由于家离单位远,有时披星戴月,顾不上家。而在她的人生中,最愧疚的是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父母,父母就永远离开了人世。

  2009年4月,安静到武汉市检察院挂职,7月的一天突然得知母亲患病。同一天,12岁的儿子左胳膊摔断住进了同一家医院。为了让她安心工作,丈夫没有告诉她母亲患的是胰腺癌,并且是晚期。当安静得知医生说儿子左胳膊要手术,并且有可能以后伸不直以后,她焦急万分,辗转反侧,一晚上没睡觉,第二天一早,经请示兵团、师检察分院领导同意后,她决定回家。因时间紧急,买不上飞机票,她连夜坐火车回家,经过40个小时到达乌鲁木齐,一下车就直奔长途汽车站,到达伊宁市时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当她赶到医院儿子的病床前时,儿子惊讶地看着仿佛从天而降的妈妈说:“妈妈你回来了,怎么像做梦一样?!”

  那一段日子是安静43岁的人生中最难忘的。不仅母亲和儿子住在医院,丈夫唯一的哥哥腿也摔断了,嫂子的父母因心脏病突发双双住进医院。一时间,家里乱成一锅粥,安静医院家里两头跑,忙得不可开交,短短十几天瘦了5公斤。而令她最难受的是,母亲因为病重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回忆起这些往事,安静无法抑制内心的悲伤,泪水夺眶而出。

  说到家人,安秀琳也十分愧疚。安秀琳的丈夫一直在团场工作,周末才能回家,经常是丈夫回家了,她却出差在外。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照顾儿子的重任就落在安秀琳瘦弱的肩上。说起儿子,这位坚强的女检察官的声音哽咽了眼睛湿润了。因为办案需要,她经常出差,十天半月是常事,一接到命令,拎起包就走。每次出差前,只要有时间,她就提前给儿子做好饭,三天或五天的饭,一份份用饭盒分开整整齐齐放在冰箱里。更多的时间,幼小的儿子经常在家里独自吃方便面。

  有一次,安秀琳接手一个大案,到乌鲁木齐出差十多天,儿子独自一人在家。当她回到家打开门时,一股浓烈的煤气味弥漫了整个房间,她一个箭步冲到厨房,发现煤气罐开关没关好漏气了,赶紧处理。到现在她想起这件事都后怕。如果是在晚上,儿子一个人在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安秀琳的父亲在她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和继父含辛茹苦地把她和几个姐妹拉扯大,因为知道安秀琳工作忙,母亲和继父一直在兰州的妹妹家生活,2007年继父患病去世。因为没有时间好好地孝顺老人,安秀琳对母亲和继父怀着深深的歉疚。

  因为成绩突出,四师女检察官们为单位争得多项荣誉,师检察分院公诉处荣获全国创先争优先进集体、师政法系统先进集体、师模范巾帼文明示范岗、2011年师检察机关先进集体,连续三年在兵团检察院量化考核中获得第一名;师检察分院侦查监督处荣获兵团检察系统监管场所专项检查活动先进集体、师巾帼文明示范岗、2011年师检察机关先进集体,连续两年在兵团检察院量化考核中获得第一名。

  女检察们个人也获得诸多荣誉,姚丽荣获全国优秀公诉人、兵团“十佳”杰出青年卫士、兵团先进工作者、兵团“三八”红旗手、兵团优秀公诉人、兵团优秀女检察官、兵团检察系统个人二等功等荣誉称号;安静荣获兵团优秀公诉人、分院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许倩荣获兵团检察系统“十佳”优秀侦查监督检察官、兵团“五五”普法先进个人、师“三八”红旗手、师政法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安秀琳荣立师检察系统个人三等功和2009年度分院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

  她们既是平凡的女性,牵挂着一家人的柴米油盐、健康病痛;她们又是不平凡的女性,常年奔波在检察战线上,坚守着内心的良知和道德底线,她们是一群令人敬重的女检察官。

  (伊犁垦区报记者:程煜)